俊生

突然阔怕

我竟然写了1000字大纲???

第一次写大纲的我想把那些没填的坑扔了

那种脑洞大过天,尝试写发现要写8万字左右的那些东西能看么妈耶

哎依旧是正翟

真人西皮好难磕,怕上广场也怕被骂的我还是怂逼逼吧

其实我想写默读der西皮

但是我怕被默读粉丝骂个半死

所以emm

所以我还是欺负一下原之罪吧

还没有生出来

xx!xxxx!xxxx!真实翻译【手动狗头】

尹正:“甜梨!我想你了!给我回来!”

翟天临:“毛毛!你等着我!我现在回!”
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的一批哦

咳咳回归正题

啧,新的名字叫【真相是真】

啧,算了一下,大约能写个8万左右呐

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开心

最后占tag致歉

【小声bb】大家觉得我鸽子了【孤独】和【书】怎么样

啊文笔不能看,虽然现在也不能


再次发问

ky是什么意思🌚
还有
写手的尊严看起来真容易被侮辱

今天生日吖~

今天生日的我
又老了一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emm

点梗flag

点了,我就写
点多少写多少
长期挂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范围,随意
当然最喜欢正翟
占tag致歉

【正翟】孤独20.21

失踪人口今天想哭

20
时间流转,半年过去了
这半年里,尹正有许多变化
比如说,重回娱乐圈了
比如说,接任所谓的黑帮了
比如说,学会等待翟天临醒来了
比如说,越来越放不下他了
比如说……看到他醒来,不会晕过去了

21
翟天临醒了
听到这个消息,尹正脚滑了一下,差点从树上掉下来。不知为什么,他心中好像没有了当初会有的激动,有的只是等待丈夫回家, 终于成真的温情流淌心间
可能……这只是伪装吧
出了横店,尹正限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骑上摩托车一路直奔医院
北京的交通果然是个大问题啊……过了20钟,医生和护士都走光了的时候,尹正才姗姗来迟
当他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心电显示仪上,已经成了一条直线
呆滞,最后传达到眼底的,只有呆滞
这是假的,一定,是假的

【正翟】孤独

19
时间不会停留,之前仅仅是复述而已
不是何时有了一台电视机,尹正也懒得管,只是目空洞地望向了翟天临,放空一切时耳边传达的信息也不由自主走进了脑海
某一个新闻主播的声音传入耳中
“前几天宣布死亡的演员翟天临今日凌晨二时传达消息给了警方,当警方到达时,实行虐待的男子原某已经付罪,因造成其余五人三级伤残而被行政拘留”
果然还是找人顶罪了事,尹正冷笑了一下,不过这个原罪还真是倒霉……这一下,没有个十年出不来了吧
不去想那些事,尹正甩甩脑袋,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面前的人身上
面上似乎有伤疤脱落的痕迹,肤色比几个月前黑了一些,睫毛微微颤动着,额头上有些冷汗依然在流淌着
尹正有那么一点点【扩大成宇宙】慌张,还记得之前在翟天临骨折的时候,还未曾有如此情况
尹正叫来了医生,但医生看了后却也是摇摇头,表示只能靠翟天临自己清醒,药物刺激只能始现在的情况更加糟糕,只好作罢

20
时间流转,半年过去了
这半年里,尹正有许多变化
比如说,重回娱乐圈了
比如说,接任所谓的黑帮了
比如说,学会等待翟天临醒来了
比如说……越来越放不下他了


为什么不发完呢
因为!
我要挑逗你!
理直气壮
日常艾特老婆和小可爱 @JY_原罪  @給我一打柴犬!

17
远处似乎有一团光
直到了而立之年,才知道方向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,所谓的指引方向也并不真实
由谎言构造的一个所谓真实,又有什么意义呢
经历了背叛,全世界从身边轻轻溜走的感觉,也许并没有什么了吧
翟天临走向光,直到融合在一起

18
时间回到尹正离开之后
俊生回到了“照顾”翟天临的房间,在他吃惊与厌恶之色浮现的时候,完全不在意,向前凑过去
俊生一口咬在他耳垂上,翟天临吃痛,手一松就被那只手抓住下体搓揉起来,带着情绪的动作并不温柔,耳垂上传来舔吻的酥麻感,却并没有带来情欲,只是感觉到恶心,仅此而已
俊生将内裤拔下来【这里只是我的意淫别在意,不会怎么样的】轻轻地掰开臀瓣,露出粉红色的肛门,随着翟天临的呼吸微微开合,不一会儿就有些透明的液体出来,润湿了旁边的耻毛,泛着晶莹
翟天临面上潮红,似乎有愤怒,也有一丝隐晦的情欲
【省略俊生调教翟天临一万字】
俊生正在微笑,的确,对于他来说,没有什么可以脱离了他的掌控。他只需要做到等待,一切就会排队来到他面前
翟天临突然感到悲凉,心下一狠:既然失去一切,为何还要苟延残喘的活着。报应?呵呵,只不过是无能之人为自己的无能找的借口罢了
翟天临心里很清楚,俊生并不是喜欢他,仅是因为——他和他离得太近了
屈辱的记忆,即使貌似忘记了,总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从记忆海洋中翻腾过来,虽然已经没有退路
伤口隐隐作痛,身上也似乎有一些晶体撒了上去,伸出舌头,啊,是咸的
算了,这一世,好歹赚了一个吻
来生,我们……还能再见么
门开了,是来就我的吗?
哈哈……不会吧。世上唯一肯不顾一切救我的人,已经……彻底离开我了啊
对不起
【反正最后就是尹正爷爷在翟天临自残致死之前把他救下来了】


艾特我家小可爱和老婆吖 @JY_原罪  @給我一打柴犬!

阿余竟然要鸽子!
能忍吗!
不能!
所以我们要干什么?
干大事者,不不……不屈小节!
所以让我们一起!
QAQ阿余更新吖
给跪大佬orz
卖萌打滚求更新!
能忍吗!
你俊生哥是那种怂的人么!
跟我一起唱!
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个可爱的!
阿余!
她活泼又聪明!
嘿!
她调皮又灵敏!
嘿!
她自由自在自由自在哭坏了俊生哥!
嘿!
我们一起大声把歌唱~

最后表白下原罪和
给阿余跪一下orz
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这一周没有晚自习!
明天放假!

行白无余:

不写了!!!


准备坐等开播!!!


新物料出来一波我们再说!!!

【正翟】孤独

15
尹正没能回到他所热爱的演员事业中,他被请去喝茶了—没错,确实是喝茶,而他对面正是刚刚从翟天临处回来的俊生,他们沉默着,唯一不同的便是尹正冷着脸儿,俊生却一直在笑着
“啊呀~让我想一想”,俊生开口,没有一丝局促与慌张“您苦着脸,是为了什么呐?”
尹正与他对视良久,清秀的面庞突然舒展开,眉向上扬起,嘴角也不受控制地向上翘起。“我?呵呵。方先生您如此便是有些看错了。”尹正要继续说些什么,却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。“真对不住,我的人来接我走了,下次再聊。”语毕,起身拉开门,似是想到什么一般回头“对了,方先生,您的那些手下……可不怎么忠诚哦。”
转身走出
偌大的房间只剩俊生一人,显得空荡了些,举起茶杯,将中的茶喝掉,手猛地用力将杯子捏碎,不顾受,被碎片划破的伤口,对不知何时走进的三省一笑。
“你说这尹正,是不是广东尹家的呢”
三省微微一愣“不知,您这是?”
“不敢”
“好了,你下去吧”俊生闻言依旧笑了一下
尹正,你到底能翻起多大的水花呢?
不过,也仅仅是水花罢了

16
某大厅
一个男人坐在高位上,双眼直视着在大厅中央的人
“你胆子可真是大啊”男人虽是暴虐的语气,眉眼间倒是没有一丝气愤,反倒有一些戏谑
“我自是不敢”那人也同样对视着男人,眉眼间似乎也是含笑,却有了一些苍白与勉强“家主,胆子,自是要大一些,这可是您当初教给我的呢”
一片静默,只有被称为家主的人缓缓站起来“哈哈哈哈哈哈,好啊,好啊,胆子大,好”他对着那人比了个大拇指“尹正啊,喊什么家主,喊爷爷”
“好的,家主”
那人无奈的摇了摇手,不再追究,过后又突然神秘兮兮的遣散了其他人,凑到尹正身边,轻声“不愧是演员啊,这么多年,竟然把自己也骗过去了”
尹正眉目中也有无奈,却仍是耐心的回答“喜欢上了一个人,伪装,仅此而已”
几张照片被举到尹正面前“是这个人?我听说他好像死了吧”
翟天临的照片突然出现在眼前,听着耳边的声音,尹正的心情突然烦躁,摆了摆手“过去了,就是……”
“过去了吧……”
尹正心中一痛,也转过头去,却没看见老头子眼中的戏谑
“知道你舍不得,诺,给你带来了”老头子努了努嘴,示意尹正转头
尹正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瞳孔缩小,极速转头,看到了一个令他朝思梦想的人
那人没有说对不起,没有调侃,看起来,好像也没有痛苦——他好像死了
尹正只来得及听见那人昏迷前一直重复的一句话
“对不起”

一千字哦
orz俊生累死了
算是补偿吧……
艾特我家小可爱和老婆 @JY_原罪  @給我一打柴犬!

明,后天月考……不更……

这样吧,周六,日两天加一起更5000科科科科科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