俊生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考前拜陆离池震,池陆cp啦
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

我在考前转发了这个陆离,这个池震,这个cp

隔壁簇棘和我一样一起转发

结果呢?

我年级22, @簇棘 这个小沙雕年级46

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真好~


【翟尹】【池陆】论坛体【今天的陆学长和池学长在小树林……】

18年,最后一篇

大家快乐呀

真人面对角色

所以翟尹和池陆都有呀

论坛体叭

帖子:今天的陆学长和池学长在校外小树林……

1L【楼主】俊生

我是某大的学生,我今天貌似看到了两位学长【滑稽】在网恋

2L今天也在真香

惊!难道是隔壁宿舍的老王和老吴?他们不是都在一起很久了吗?

3L沙雕在线答疑

抱歉楼上串台了啊,看我们可爱的黑道大哥俊生的帖子名字好嘛

4L【楼主】俊生

啊啊啊我今天看到了他们钻小树林了,还传来了一些……不可描述的声音

5L驴绿吕铝

我我我!我也看到了!亲眼看到!!目击证人!!就是我驴绿吕铝!!!sjnrchhw

6L蝶梦

楼上那个人我认识,他现在应该是被前妻抓着脑袋滚键盘了【不是】

7L沙雕在线答疑

等等,串台了,楼主你继续说

8L【楼主】俊生

是这样的,你们的黑道大哥俊生今天开开心心去楼后小卖部买食物,还顺便撸了一下酷似尹正学长的喵。走出去的时候,突然想起现在的时候小树林里应该长蘑菇了,我想蘑菇汤应该挺好喝的,喜羊羊与灰太狼里面不是经常喝吗,我就想去采一点,对了蘑菇只有我这种经验丰富的老司机才能采,宝贝儿们就不要随便乱采了哦,说到这蘑菇啊……

9L蝶梦

等等楼主,你继续说,我们让那个驴绿吕铝说吧

10L【楼主】俊生

不不不我继续,然后我就去小树林了,刚进去就听到以下对话,让我有点想入非非【不是】

“池震你给我松手,我带枪了!”

“你带枪了我也不管你”

“我现在就把你办了”

啊啊啊啊啊啊你知道这对我这个池陆党来说多甜吗

11L沙雕在线答疑

lz你是不是傻,你还记得传闻么,池震都是37岁,早就毕业的人了,要不是被董校长招进来整陆离的吗,难道现在的人都这么变态了,还要先奸后杀?

12L今天也在真香

我觉得气氛怎么突然令人感到恐惧,要不然我们聊一聊别的?比如说今天的尹正学长和翟天临学长?

13L驴绿吕铝

哈哈哈哈哈哈说起他们我就想笑,尹正学长还以为自己网恋的是一个波大黑丝的温柔女性,结果呢?来的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帅小伙子,有前途啊有前途

14L【楼主】俊生

没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,你们简直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天天都拿着个手机笑的花枝乱颤的样子,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15L蝶梦

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吧,毕竟今天他们还是去开房了,所谓的,你是男的没关系,我只要能上就行了

16L匿名

我知道这件事情,尹正学长非常纯情,真的!

17L【楼主】俊生

是吗?

18L沙雕在线答疑
是吗?
19L蝶梦
是吗?
20L尹正
天临~
21L匿名
!你怎么知道的!
22L【楼主】俊生
卧槽!
23L驴绿吕铝
卧槽!
24L沙雕在线答疑
卧槽!
25L蝶梦
我是不是吃到真的了
26L陆离
池震你TM给我出来,我知道你是那个蝶梦
27L蝶梦
媳妇我错了,我的所有私房钱藏在我酒吧里的那个保险箱里,密码是你生日加我们孩子的生日,祝你以后的日子过得愉快
28L【楼主】俊生
喜大普奔,校园四大男神终于脱单
29L沙雕在线答疑
我有点懵,要不然我们把楼锁了
30L陆离
祝大家新年快乐啊 我先走了
31L【楼主】俊生
哈哈哈哈哈哈好的好的,这真是18年吃到的最好的糖,大家明年再会吧

你观看的楼层已被删除

【震离】不杀

陆离,33岁,一颗真心不愿爱人


lv今天想揉池总的小白肚皮:

陆离三十三岁,满身锐气不愿杀生




猫咪甜饼干:



4000+小破车




没什么文笔




ooc预警








正文:




陆离下班回家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。难得一次的准点下班,犯罪分子的不活跃还让陆离有点不习惯。正值下班高峰期,路上堵车堵得厉害,一路走走停停的像一把火,烧得陆离心里一阵烦躁。他用指关节“咚咚”敲了两下车面板,下意识转头找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人说话,一转头才发现,身边空无一人。陆离愣了愣,才意识到他早都是孤单一人了。




借着车窗外透进来的阴暗的光,陆离瞧着空荡荡的座位,忽然没由来的生出一股子焦躁和悸动。他把这种糟糕的情绪归咎于某个消失了几年又重新出现的人,和他出现的时间节点的不合时宜上面。




这个某人,说的就是他的新搭档,池震。




池震和陆离曾经是恋人关系,不过到底也是曾经。成年人的世界,曾经就意味着消亡,意味着一切抹去,重头开始。陆离不傻,他心里清楚的很,面对池震,一味的缅怀没有任何意义。但是他也说不清,再见到池震时,这一股子悸动是从哪里来的。




这种感觉很奇怪,让陆离想起他小的时候。他小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儿,眼睛漆黑,像极了黑色凤蝶。当时,陆离就想着,一定要把黑色凤蝶送到女孩儿身边。青涩的暗恋总是清纯,直到破开鸡蛋的壳看到内核的时候,才知道里面装的是好是坏。当陆离终于找到了凤蝶的时候,女孩已经在和别的男孩接吻,翻起的校服露出一截白皙的腰,如同蝴蝶翅膀的断面那样触目惊心。




小小的陆离握紧手中的玻璃瓶,转身躲在教室的背面,心脏“砰砰”直跳。时至今日,他还清楚得记得那天的蝉鸣,下午橘黄色的光,昏暗的房间,校服上污黄色的汗渍,女孩儿乌黑的眼睛。让人恶心,又让人心悸。




年幼的陆离曾经收拢手掌,感受那只本来被当作爱情使者的凤蝶鳞翅振动后肢鼓动,他的手不断收拢、收拢,直到捏碎这只蝴蝶。




这种悸动,




如同心脏骤停。




池震带给他的,就是这样的感受。




但是那又如何呢?




陆离,33岁,单枪匹马活在诺大的城市里,不杀生,不爱人。




陆离握紧了手里的方向盘。他觉得他现在需要回家。




说起来这屋子还是当时池震和陆离一起调的,东区高层,屋子不大,只有80平米,装修是池震一手搞定的,池震走了之后,这个家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,陆离也懒得再去摆弄,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,更让人糟心。




陆离在这个房间里心神不宁地转了几圈后,还是决定打个电话。他本来想打给鸡蛋仔约他出来喝酒,谁知道电话接通时,对面一个熟悉的声音有些迟疑地说:“陆离,有事?”




陆离给吓了一跳,他本来就心烦意乱,此刻索性也不想管那么多了:“嗯。”




敲门声响起时,陆离还有一丝迟疑,到底要不要打开门。多年的锻炼让他的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决定。打开门,门外的池震少见的没有穿的吊儿郎当,一身西装革履,看起来正式的像个走错地方的保险调查员。




“找我有事?”池震一副正经的样子。




“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谈。”陆离清了清嗓子,“进来说。”




时隔两年,池震重新走进陆离的家里。还是这个80平米的房间,还是同样的装潢摆设,只是少了许多人气。走在前面的人明显比几年前瘦得太多,好不容易养出来的肉全都没了,身形还又小了一圈。拖池震所赐,陆离家的厨房是时髦的开放式样,池震趁着陆离没注意偷偷看了看厨房置物架上放着的调料,全都过期了,没有来的一阵心酸。他看着陆离的背影,忍不住问:“这些年......你还好吗?”




陆离不动声色地回答道:“我认为我们现在是谈工作,不是在谈这些。”




池震苦笑了两声:“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摸一样。”




陆离在沙发上给自己找了个地儿,没有再说话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池震跟着他走进客厅,坐在了陆离对面的沙发上,一时间两人就这么面面相觑,一言不发,整个屋子保持着一种令人恐惧的静默。




终于,池震坐不住了,“你今天把我叫来到底是为了什么?”




陆离低着头回答道:“为了工作。”




这是一个明显的谎话,别说是在社会里历练了几个来回的池震,就是个小孩儿也能听出来这里面有几分真假,池震被陆离的这个态度刺激到了:“那你倒是谈工作啊?之前在办公室那么长时间你怎么不谈工作,这时候专门把我叫到家里来,到底谈的是哪门子工作?”




陆离没有回答,房间安静的听的见池震因为生气而变得急促的喘息。陆离还是沉默着,沉默着,像一只不为风雨所动的石头,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。一言不发,就连神色的变化也在光阴的变化间变得模糊。




池震喘了口气,他眼珠错也不错地看着陆离,恶狠狠地问道:“陆离,你杀过人吗?”




陆离虽然坐在池震对面,却一眼也不看他:“我不杀生。”




“那你爱过我吗?”池震的问题尖刻起来。他整个人像绷在弦上的箭,随时都有可能再爆出什么来。




陆离听了这话,像是受伤似的哆嗦了一下,“我不杀生。”陆离重复了一遍,刻意避开了池震灼灼的目光解释道,“杀生是谋杀,爱人是自杀。”




“对了,这才是我们陆sir。”池震听了这话,忽然一下泄了气,他苦笑了一下,“只伤人,不要命。”




“你还爱我吗?”陆离皱着眉头问道。他说这话的时候姿态防备,像某种大型猫科动物,却在不经意之间泄露了自己脆弱的一面,像幼兽扬起脆弱的脖颈。




池震最受不了他这样。“爱,”他以近乎自戕的姿态闭上眼,“我不怕杀生,不像你,你要我的命,我整条都给你。”




陆离笑了,却感受不到丝毫笑意:“我以为你是个惜命的人。”




“遇上你,有些规章制度就变了。”池震回答道,“你叫我来,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吧,有话直说,没话我就先走了。”




听了这话,陆离又笑了,笑得有几分自暴自弃的味道。池震莫名其妙地盯着陆离笑了半分钟,忽然陆离一把把池震按在了沙发上,池震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下一秒陆离就居高临下地瞪着他,粗暴地问道:“做吗?”




【后文见评论】




陆离没有说话,他只是感觉,多年以前的那只飞进他胸腹间的凤蝶,又被他呕回了手心里。




而池震,他不知道的是,多年以前陆离曾经小心翼翼地亲吻他的掌心,像亲吻命运的轰鸣。




但那又怎么样呢?




陆离,33岁,不杀生,不爱人。




满身锐气不愿杀生,一颗真心不敢爱人。








———end———-




ps:不知道在哪里偶然看到这句话,不杀生不爱人,觉得很适合陆离。




好了,现在可以骂我了。


啊啊啊啊啊啊左猪蹄子你什么时候好啊

我想原生之罪【哭唧唧】

啊啊啊啊啊啊都剧透没了啊,谁杀得什么案我都知道了啊啊啊啊啊啊


【翟尹】孤独

【翟正】孤独


我想搞rps,但是太ooc了,失败

你们看,我哭

左晟,对不起

呜呜呜原罪我错了

1


你们还是到分手的地步了


世俗的目光,观念的不合,甚至是家人的指指点点,都让他们清楚地认识到——世界是个几十亿人一起孤独的地方,这个世界上,尹正只有翟天临,翟天临也只有尹正


他们就像彼此的卫星,是彼此的世界唯一的中心。


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们开始无止尽的争吵,偏离了那个小小的轨道,迷失在宇宙的黑暗,连最微弱的光芒都无法传达给对方,他们牵着手,从最幸福的开始,然后背道而驰,独自走向最孤独的末路。


打开微信,尹正的手颤抖着,点开了那个人的对话框,短短六个字,他能听见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。


“对不起,分手吧。”


2


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背离了初心?


大概是从过了那个生日之后吧。


那个生日,将他们最后美好的回忆尘封,在过去不在现在,也不会在未来……


3


微博


翟天临“谢谢,幸好有你”


尹正看着照片上的星星灯,忍不住笑了起来,那是他送给翟天临的星星灯,淘宝上9.9元包邮的。


尹正觉得很奇怪“明明淘宝上写的是“送恋人最好的礼物,令她感动到哭”,怎么翟天临非但没有感动,还挑了挑眉,嘴角划出一抹弧度,好笑的语气点了点他的头:“你个小傻瓜。”


尹正捂着头,很生气,嘟嘴,赌气到:“哼,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
翟临天的眉角弯成了月牙的弧度,眸子里是满溢出的柔情:“好,好,我家毛毛最乖啦”


语毕,慢慢向面前的人儿走去,手将尹正的腰揽入怀中,稍稍俯下身,两人的睫毛都快贴到了一起,他能感受到尹正渐渐短促的呼吸扫过他的脸,无视尹正惊恐的样子,轻轻抬起了他的下巴。


唇慢慢贴了上去,舌也不安分的想要撬开贝齿,成功之后,慢慢的描着他口中的轮廓。


“嘶”尹正度过了刚开始的惊讶期,开始不服气,感觉到了口中的舌,不服气,赌气般咬了下去,这一次,让翟天临不敢造次,终于放弃攻占领地,逃也般回到餐桌前,不敢再造次,但却依然目光如狼盯着他的小野猫,他的小野猫也不甘示弱,回瞪了过去


4


过了这个生日之后,他们就再也没有交集了。


虽然每天在微博上仍然是笑笑闹闹,但最近一次的问候,已经变成一条群发消息。彼此间都能感觉到之间逐渐变大的距离——他们中间有条裂缝,现在,成为了无法跨越的鸿沟。


当尹正想要挽回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


5


他们还是分手了


分手的时候,从来不喝酒的他们,在一起喝了最后一次酒,直喝到伶仃大醉,拍着互相的背大笑着,笑得真心又虚假,笑着笑着,变成了痛哭,直至无意识了,累地连眼皮都无法抬起,趴在酒桌上,都睡着了。


早上起来,手机应用记录了他们昨天晚上,梦话成为了一个对话的过程


“我爱你……”尹正喃喃


“你可不可以,喜欢一下我。”
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
“对不起。”


6


去年的今天,是他们分手的那一天。


尹正看着手机上每年都会定的闹钟,苦笑了一下,他们竟然在周年的时候分手了,真是不可思议,就好像一个圈,兜兜转转,又回到了原点。


秋雨不像夏雨,朦胧之中竟有丝丝凉意从下自上游走起来,尹正不禁打了个寒颤,像平常一样,挽住身旁人的手,却摸了个空。他愣了一下,缓缓蹲下来,无声的流泪。


这个习惯,还是没有改掉。


7


地下拳场


翟天临突然觉得心悸,眉毛不自觉皱了一下,一直微笑的脸也僵硬了一下,随之掩饰般看向擂台。擂台上厮杀的惨状并没有引起他一丝注意,甚至眼神开始游离,显然是开始走神了。


“啪……啪……啪啪啪啪啪”有个人影缓缓从暗处走出,鼓着掌,无视其他座位上人的不满,径直走向翟天临。


“啧?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么?”翟天临开口,挑眉,嘴边的痣并未给他增加缺点,甚至还有一丝雅痞气质。脸上有一条3厘米左右的伤疤。“说吧,你到底,要我身上的什么?俊生哥?”


被称为俊生的男子眼神如同跗骨之蛆,让人觉得恶心,却无法躲避,只好面对这种目光。


俊生开口:“我想要尹正,你给么?”


“……好啊,这样,你就会放我出去吗?”翟天临笑着,笑得苦涩,为自己,也更多为尹正。


该死,竟然被人拿捏到了软肋。


他觉得无力极了,却只好装作不在意,克制着打人的欲望,想起那人的音容笑貌,才缓缓镇定下来。随之眼神却黯然,这样的我,如何去追寻如同太阳般的你


8


尹正打了个喷嚏,紧了紧颈上他曾经围过的格子围巾,心中突然发虚,一个趔趄差点摔倒,还好及时扶住了旁边的桌子。


“玲玲玲”电话的声音响起,是私人侦探的电话。


尹正按耐住心中的激动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起来,但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暴露了内心的紧张。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自我说服,终于接到了电话。


“喂 是尹正先生么”


“您委托调查的人—翟天临已经失踪足有两月,警方判定为死亡,我们并不想相信,但是……”,那个人顿了顿,终于还是说了出来“我们见到了,目击证人,他并没有撒谎,所以……”


尹正呆呆的坐在位置上,双目无神,面如死灰,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,如坠冰窖一般,只有颈上围着的围巾保存着微微的温暖。


“翟天临先生,已经死亡,请您节哀……”


他之后说了什么,早已听不清楚,手机从颤抖的双手中滑落,划破了黑暗的宁静,“死亡”这两个字铺天盖地席卷了他的脑海,他最后的坚强、最后的希望在下坠,下坠,直至跌落破碎……


他怎么会死呢,不,可能是材料错误,对,就是这样。


就像翟天临认为他是光一样,尹正也觉得


翟天临,是他最后的温暖。


9


拳场,声嘶力竭的呐喊声,赌徒闪亮的双眼,无不显示着这场比赛带给他们的利益有多重。


擂台上,一场单方面的虐杀正在进行


赤裸着上身的男子,露出饱满的肌肉。红色浓稠的液体缓缓自头上流到嘴边,男人却不在乎,舔掉液体,露出唇边的一颗痣。


有暂时的失聪,缓缓望向观众席,清一色都是赌徒,他们眼中贪婪的光将他包围,他只报以轻蔑,这些能够放弃一切的群体对一个人的好感来的总是如此之快。男人自嘲的笑了笑,自己何尝不像他们一样呢?可以抛弃一切的,赌徒


一道身影自暗处走出。白色无暇的西装上沾染了些许妖冶的红色,单框金丝眼镜从未脱落,一头棕色的短发并没带有温暖,反而增添一番邪魅。


男人抬起头,接过身边侍者递来的毛巾,凑上前去,为沉默不语的翟天临轻轻擦拭。由于身高的原因,还微微踮起了脚,面上有些笑意。


“……”翟天临试了试嗓子,干涩的感觉长存,却依然坚持着说了下去“俊生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
被称为俊生的男子手下动作微微一顿,面上笑意却未减:“因为我喜欢你啊。”


翟天临又一次听到这理所当然的语气,虽已习惯,但却仍是厌恶,甚至连带着对尹正的思念也多了许多——最近,尹正那天真无邪的笑容在他脑海里浮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


俊生擦完了,把毛巾扔进旁边狼狗的头上,捧住翟天临的脸,不管翟天临面上隐忍的样子,仍是缓缓靠近耳边,如恶魔般低语


“你放心,他走了之后……你会喜欢上我的~”


翟天临瞳孔猛的放大,他似乎想到了那个人


那个唯一想起,便会拨动他心弦的人……


10


尹正最终还是昏了过去,无法面对现实,那便逃避吧。


他被人发现是两个小时后了。助理一声小心翼翼的“正哥“之后便确定他是出事了。不理昏迷之前的命令,把他送进了医院。


“翟天临……”尹正醒了,脑中一片混沌,第一个想到的却是翟天临,可惜却再也听不到那熟悉的调侃了。


没有人应答,屋子中一片沉默。


他多想听到,翟天临那调侃的语气对他说一句:小傻瓜……


尹正想起来他昏迷之前侦探所的来电,双手抓住身边助理的领子,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问到“翟天临没事吧!你告诉我!他是不是去拍戏了!是不是!”


素来活泼的助理,没有声响,没有动作,只是安慰的把尹正的手拿下放到被子上。无言中却仿佛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

路过的两个护士正在闲聊。“你看微博了吗?听说翟天临拍戏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,好像当场死亡了呢。”


“好像是吧……我还萌尹正,翟天临这一对呢。”


助理冲了出去,大声的跟护士吵了起来——尹正坐在病床上,双手捂住苍白的脸,唯有一双泛红的眼睛还有血色,他想歇斯底里,此刻他的耳中只回响着一句话“翟天临,好像当场死亡了吧。”


事实摆在面前,由不得尹正不信。他的头低了下来,抱住自己蜷缩起来,最终还是没有哭,而是在呜咽。


孤狼最后的呜咽。


11


在某一处暗室,俊生正在屏幕上观察翟天临心心念念的人儿。结果却令他很失望。挥了挥手,让助理去把他带过来。他要亲自看一看。这个人有多大的能耐会把属于他的翟天临勾走,虽然,他并没有失败的想法。他是天之骄子,从来都没有输过,以前没有,这一次也不会。


后有一人微微鞠躬,毫无敬意,尽显不羁。

笔挺的西装,无一丝不妥

“三省明白,定不负您的期望”

孤狼?狗?

有什么区别呢,不都是为了活着


12

尹正公布退出娱乐圈

阿九们都很伤心,他们不知道为何一向宠粉的他为何不不顾粉丝的意愿退出这里,这个曾经承载了他的梦想—和翟天临一起。

他的工作室虽然表面平静,但却被不争的事实击败

尹正是被掳走的,虽说是掳,但却没有任何反抗声,令人一度认为只是请去喝茶,但是却足有一个月没有回来了,实在无法让人往好处想

工作室的人很奇怪,上面的人直说有惹不起的人将他带走了,却没有说为何

他就像泡沫,似乎从未存在过,却也是真实

无能力找寻,便离开吧


13

面前的人,看起来并不是傻白甜呢

俊生有一些意外,却相信有着解决意外的能力,示意三省下去,便站起身,不无好奇的走向尹正

挺立的鼻子,如若寒星的双眸……还有……貌似被翟天临养肥的脸?

俊生的目光有些幽深,面前的人可能并不知道他到底得到的是什么,这无法让他不嫉妒,同时却也觉得好笑,毕竟——

现在翟天临是他,俊生的私有物

可能,尹正没有这个资格与他争呢

无趣,留着,可能也没有什么用处。俊生有些扫兴,刚想让三省将它带走,却偶然瞥见尹正手中握着一些东西,鲜血自掌心中流下,无声

一双带着拳扣的手猛然在面前放大,俊生的笑容终于开始灿烂—怎么忘记了,他是跆拳道黑带

身后传来刺痛感,手也不觉一顿,尹正错失机会,瞬间便被擒住,双膝结实的磕到地上,发出一声闷哼,却依然紧盯着俊生

“你这么努力,为了什么啊?”俊生笑着,笑意未达眼底“翟天临?我们是自愿在一起的啊~你看身后”

尹正猛然回头

他刚从浴室出来,带着一丝丝雾气,精壮的腰间只围着一件浴巾,完美倒三角的身材一览无遗,水珠从他的发根滴落在地板上,有微弱的声音发出

原本赏心悦目的美人出浴图,在尹正眼中却是如此刺眼

翟天临走到俊生身后,从后微微抱住他,在他耳边轻轻吹气,甚至伸手玩弄着耳垂

“对不起……是我打扰你们了”尹正笑了,笑的很开心

自始至终,你也没有属于过我


14

【文笔大坑预警,鸽子王萌新预警,我说过了的东西不要再碰触了谢谢哦】

尹正走了

翟天临微微松了口气,转身走到俊生面前,第一次诚恳的说了一句“谢谢”

“谢谢?”俊生笑了“我不过是为了我自己,各取所需罢了,谈何感谢?”

翟天临不管俊生的阴阳怪气。谢意已经送到,没必要卑躬屈膝请求收下

“对了……”俊生似是想到了什么“你确定还要继续那份工作?”

翟天临沉默了,半晌,从齿间挤出两个字“继续”

“你的宝贝,可是完全不会理解你做的事情的哦?”俊生语调微微上扬,有一丝俏皮的弧度,像是错觉,却又令人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笑意

“我……”

“啊,算了”俊生出声打断了翟天临的话语“继续加油,不然,你也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翟天临了”

“不喜欢的话,杀掉也没有关系的吧”

俊生噙着一抹笑意,走出了屋子,只留下翟天临一人

纵然万劫不复,你依旧是我最初的梦想


15

尹正没能回到他所热爱的演员事业中,他被请去喝茶了—没错,确实是喝茶,而他对面正是刚刚从翟天临处回来的俊生,他们沉默着,唯一不同的便是尹正冷着脸儿,俊生却一直在笑着

“啊呀~让我想一想”,俊生开口,没有一丝局促与慌张“您苦着脸,是为了什么呐?”

尹正与他对视良久,清秀的面庞突然舒展开,眉向上扬起,嘴角也不受控制地向上翘起。“我?呵呵。方先生您如此便是有些看错了。”尹正要继续说些什么,却听见门口传来敲门声。“真对不住,我的人来接我走了,下次再聊。”语毕,起身拉开门,似是想到什么一般回头“对了,方先生,您的那些手下……可不怎么忠诚哦。”

转身走出

偌大的房间只剩俊生一人,显得空荡了些,举起茶杯,将中的茶喝掉,手猛地用力将杯子捏碎,不顾受,被碎片划破的伤口,对不知何时走进的三省一笑。

“你说这尹正,是不是广东尹家的呢”

三省微微一愣“不知,您这是?”

“不敢”

“好了,你下去吧”俊生闻言依旧笑了一下

尹正,你到底能翻起多大的水花呢?

不过,也仅仅是水花罢了


16

某大厅

一个男人坐在高位上,双眼直视着在大厅中央的人

“你胆子可真是大啊”男人虽是暴虐的语气,眉眼间倒是没有一丝气愤,反倒有一些戏谑

“我自是不敢”那人也同样对视着男人,眉眼间似乎也是含笑,却有了一些苍白与勉强“家主,胆子,自是要大一些,这可是您当初教给我的呢”

一片静默,只有被称为家主的人缓缓站起来“哈哈哈哈哈哈,好啊,好啊,胆子大,好”他对着那人比了个大拇指“尹正啊,喊什么家主,喊爷爷”

“好的,家主”

那人无奈的摇了摇手,不再追究,过后又突然神秘兮兮的遣散了其他人,凑到尹正身边,轻声“不愧是演员啊,这么多年,竟然把自己也骗过去了”

尹正眉目中也有无奈,却仍是耐心的回答“喜欢上了一个人,伪装,仅此而已”

几张照片被举到尹正面前“是这个人?我听说他好像死了吧”

翟天临的照片突然出现在眼前,听着耳边的声音,尹正的心情突然烦躁,摆了摆手“过去了,就是……”

“过去了吧……”

尹正心中一痛,也转过头去,却没看见老头子眼中的戏谑

“知道你舍不得,诺,给你带来了”老头子努了努嘴,示意尹正转头

尹正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瞳孔缩小,极速转头,看到了一个令他朝思梦想的人

那人没有说对不起,没有调侃,看起来,好像也没有痛苦——他好像死了

尹正只来得及听见那人昏迷前一直重复的一句话

“对不起”


17

远处似乎有一团光

直到了而立之年,才知道方向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,所谓的指引方向也并不真实

由谎言构造的一个所谓真实,又有什么意义呢

经历了背叛,全世界从身边轻轻溜走的感觉,也许并没有什么了吧

翟天临走向光,直到融合在一起


18

时间回到尹正离开之后

俊生回到了“照顾”翟天临的房间,在他吃惊与厌恶之色浮现的时候,完全不在意,向前凑过去

俊生一口咬在他耳垂上,翟天临吃痛,手一松就被那只手抓住下体搓揉起来,带着情绪的动作并不温柔,耳垂上传来舔吻的酥麻感,却并没有带来情欲,只是感觉到恶心,仅此而已

俊生将内裤拔下来【这里只是我的意淫别在意,不会怎么样的】轻轻地掰开臀瓣,露出粉红色的肛门,随着翟天临的呼吸微微开合,不一会儿就有些透明的液体出来,润湿了旁边的耻毛,泛着晶莹

翟天临面上潮红,似乎有愤怒,也有一丝隐晦的情欲

【省略俊生调教翟天临一万字】

俊生正在微笑,的确,对于他来说,没有什么可以脱离了他的掌控。他只需要做到等待,一切就会排队来到他面前

翟天临突然感到悲凉,心下一狠:既然失去一切,为何还要苟延残喘的活着。报应?呵呵,只不过是无能之人为自己的无能找的借口罢了

翟天临心里很清楚,俊生并不是喜欢他,仅是因为——他和他离得太近了

屈辱的记忆,即使过去了,总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从记忆海洋中翻腾过来,虽然已经没有退路

伤口隐隐作痛,身上也似乎有一些晶体撒了上去,伸出舌头,啊,是咸的

算了,这一世,好歹赚了一个吻

来生,我们……还能再见么

门开了,是来就我的吗?

哈哈……不会吧。世上唯一肯不顾一切救我的人,已经……彻底离开我了啊

对不起

【反正最后就是尹正的爷爷在翟天临自残致死之前把他救下来了】


19

时间不会停留,之前仅仅是复述而已

不是何时有了一台电视机,尹正也懒得管,只是目空洞地望向了翟天临,放空一切时耳边传达的信息也不由自主走进了脑海

某一个新闻主播的声音传入耳中

“前几天宣布死亡的演员翟天临今日凌晨二时传达消息给了警方,当警方到达时,实行虐待的男子原某已经付罪,因造成其余五人三级伤残而被行政拘留”

果然还是找人顶罪了事,尹正冷笑了一下,不过这个原罪还真是倒霉……这一下,没有个十年出不来了吧

不去想那些事,尹正甩甩脑袋,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面前的人身上

面上似乎有伤疤脱落的痕迹,肤色比几个月前黑了一些,睫毛微微颤动着,额头上有些冷汗依然在流淌着

尹正有那么一点点【扩大成宇宙】慌张,还记得之前在翟天临骨折的时候,还未曾有如此情况

尹正叫来了医生,但医生看了后却也是摇摇头,表示只能靠翟天临自己清醒,药物刺激只能始现在的情况更加糟糕,只好作罢


20

时间流转,半年过去了

这半年里,尹正有许多变化

比如说,重回娱乐圈了

比如说,接任所谓的黑帮了

比如说,学会等待翟天临醒来了

比如说,越来越放不下他了

比如说……看到他醒来,不会晕过去了


21

翟天临醒了

听到这个消息,尹正脚滑了一下,差点从树上掉下来。不知为什么,他心中好像没有了当初会有的激动,有的只是等待丈夫回家, 终于成真的温情流淌心间

可能……这只是伪装吧

出了横店,尹正限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骑上摩托车一路直奔医院

北京的交通果然是个大问题啊……过了20钟,医生和护士都走光了的时候,尹正才姗姗来迟

当他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心电显示仪上,已经成了一条直线

呆滞,最后传达到眼底的,只有呆滞

这是假的,一定,是假的